顺义| 石门| 北川| 郑州| 紫云| 涟水| 称多| 长海| 马尔康| 高邑| 杭锦旗| 日喀则| 同江| 林州| 贵定| 耒阳| 奈曼旗| 亚东| 普安| 阿克陶| 德清| 乌兰| 得荣| 南山| 若羌| 循化| 运城| 淮北| 枝江| 神木| 两当| 保德| 理塘| 岷县| 兴安| 当阳| 云安| 肥西| 湘阴| 贵溪| 常德| 屏山| 上饶市| 石泉| 汕尾| 惠农| 永寿| 三门| 五指山| 翁牛特旗| 根河| 陕西| 都匀| 塔河| 思南| 枣强| 威远| 庆阳| 中卫| 遂川| 原阳| 洛隆| 毕节| 张北| 桓台| 陆丰| 简阳| 黄山区| 台湾| 东川| 巴马| 古丈| 舒城| 枝江| 桓台| 正阳| 台前| 永城| 惠来| 张家界| 杭锦旗| 郁南| 虎林| 柳河| 岳池| 沿河| 东胜| 子洲| 和县| 南阳| 百色| 博鳌| 临泽| 汉源| 龙泉| 永丰| 丁青| 青冈| 夏邑| 玉门| 东山| 渭南| 沿滩| 永泰| 铁山港| 栾城| 合浦| 昌黎| 邱县| 洋县| 改则| 襄城| 望城| 朔州| 新源| 洋县| 隰县| 宁津| 仙游| 介休| 纳溪| 五常| 灵台| 金阳| 阿勒泰| 蓝山| 漳县| 浪卡子| 界首| 连云区| 镇远| 八一镇| 贵南| 合江| 晋宁| 祥云| 辽中| 新城子| 莘县| 襄樊| 博罗| 岱山| 平乡| 南澳| 米泉| 会同| 夷陵| 尼木| 寻甸| 沁水| 黄冈| 南城| 黄岛| 建水| 江口| 运城| 施甸| 成县| 北票| 武当山| 集贤| 壤塘| 安吉| 长海| 乡城| 喀喇沁旗| 胶南| 上甘岭| 即墨| 巫溪| 六合| 临湘| 故城| 宣汉| 绍兴县| 隆子| 铜仁| 伊金霍洛旗| 景泰| 天长| 郧县| 安溪| 丰城| 衡阳县| 邯郸| 余庆| 麻山| 新绛| 靖江| 温县| 义县| 昌图| 三明| 修文| 郑州| 托克托| 湘东| 洪泽| 松滋| 淄博| 谢通门| 获嘉| 龙陵| 苏尼特左旗| 长武| 天全| 会理| 戚墅堰| 宿豫| 仁布| 岳普湖| 沈丘| 聂拉木| 望奎| 昂昂溪| 南阳| 绥棱| 桃江| 扶绥| 天津| 米泉| 郧西| 桓台| 兰州| 东安| 商洛| 定日| 南木林| 连云港| 嘉善| 营口| 河源| 会昌| 高密| 伊宁市| 三原| 龙里| 夷陵| 金阳| 洞头| 陵川| 新绛| 镶黄旗| 柞水| 若羌| 清原| 鄄城| 新竹县| 桓台| 南城| 远安| 互助| 理县| 灌南| 根河| 都匀| 宜宾市| 礼泉| 翠峦| 大安| 巫山| 肇庆| 鄱阳| 元谋|
你所在的位置: 洞头网 > 人文洞头 > 百岛刊物

洞头记

2018-11-18 10:43:58来源:字体:
标签:大宅 高新孵化园裕民村

  海兮/文

  两次去洞头,两次感觉。

  先说第一次吧。

  那年仲夏,马叙驱车从雁荡山出发去洞头,随同者有我和诗人秦巴子,从汹涌的涛声林海到海浪,满耳朵像是一种声音伏起。雁荡之行虽有种种美好,但大好河山都是名仕笔墨和足印,我是给人添乱去了。

  洞头在古时是荒蛮之处,文人骚客视之为流放地,很少人跑到这里。诗人没有给此留下风华诗篇,这增加了我对洞头的期待。

  自宋以来兵寨之地,洞头的先民曾经抗元、抗清和击退倭寇。洞头喻为“盗得之可以为巢,我得之可以堵守”。烽火墩遗址听说还在,我想去看看兵家胜败之地,如何攻城掠寨。其实,我什么也没看到,烽烟散去,城垛荒芜,进人只能凭空而想。战争残酷,死的人呜咽声像海浪,低鸣而泣。

  为了飞翔,海鸟不会穿越千年跑到海岸。东方鱼白不在早上,夕阳之幕,黄昏也很开阔,天空锃亮的。此时在海岸线的细沙上走动,有些奢侈。但的确有好多人从细微的海浪中游泳归来,躺在沙滩上,怡然自得。

  这片海滩半个多世纪前还是兵防的地点。一个先锋女子民兵连,一册小说《海岛女民兵》和一部黑白电影《海霞》,在那个全民欢舞的时代,演绎着革命年代人民的激情。时间把杂七杂八的东西抛开,然后有人把它们聚集起来,便有了历史。对一个旅行之人,发现人居生活是第一要义,诗意表达是一种理想状态,两者结合便有了诗情画意。作为我个人讲,蓝天那么蓝,白云那么白,海岸线那么长,再加上海鲜那么好吃,美好之极。

  沙滩上有帐篷,三五个,花花绿绿,暮晚,轻涛拍岸,渔人归家,海鸟归巢,令人向往。

  海风有咸腥的气味,皮肤有些潮,走一段路程觉得汗水爬满身体。茂密的树林和石头一起迎风呼啦啦。大海安魂曲?之前没听过,现在听起来,也没什么好听。晚上,我睡在海边的房子,有月亮的夜,也黑漆漆的。

  第二天还是那么美好,昨夜的梦里,大海像一大片黑围裙向你奔跑,我伸手,不见了。醒来不是依旧吗?静谧的早上,大海正在醒来,太阳已经老高了。林荫道上,晨跑的人沿着海岸线跑动,我在散步,不高不低的山丘看不远处也是海岛,绿荫荫一片。

  我最喜欢的石头房子,在望海楼的山脚。那块地长着藤蔓,苔藓,潮湿而氤氲。房子住着人,有炊烟,人气很足,不修边幅。

  那个石头村叫做小朴村。

  没有一块砖的外墙,屋顶的黑瓦压着石头,台风再大也吹不跑。

  在一户人家的院子,我看到秋葵结了荚,我以前很喜欢凉拌这道菜,没想到它在南方的海边。我征得院子主人的同意,摘了两颗放在口袋,想带回北方的庭院种植。(北方,落着灰的窗台,那颗干燥的荚一直还在。)

  有人问我从哪里来。“西安。”

  她说:黄土飞扬的西安啊。她的眼神像是同情我的遭遇。

  雾霾天、尘土、沙尘暴、天昏地暗。我问自己,有那么严重吗。如果要跟洞头相比,灰头土脸这个词很适合我居住的那个城市。

  第二次去洞头也是仲夏,我从温州机场直奔东岙村。路上,我跟马叙打电话:我在洞头,你过来吧。

  车子穿行在防风堤的公路上,两边都是渔场,有些网还围在那里,破壳船完全沉陷在海泥里,不能动弹。夏天的风吹来阵阵腥味,令人有作呕的感觉。

  大约一小时的路程就到了东岙村。潮湿的咸腥气息与大海相连。立松把我安排在一栋临海的渔村旅馆的二楼,隔墙也能听到涛声。晚上,我在海边的栈桥步行,情侣们的天下,亲嘴和耳语。一个诗歌的害羞者,只好躲他们而去。

  海浪一个跟着一个地猛扑,声响撕心裂肺。岩石阻挡了它们的前行,它们更加猛扑。拍打了一个整夜。要在海边安稳入睡,只能把大海的咆哮变成我的摇篮曲。洞头的夜晚,月亮一直悬在半空,令人难以置信。

  对着月亮,回来后写诗一首《洞头明月》:

  洞头海上的明月

  出水芙蓉

  白得让我眼前发亮

  头顶上的路灯

  泛出昏黄的光

  风声很大

  夜晚在深密的树林

  两个情人说:

  嫦娥的故事

  我想到李白的静夜思

  是否有些矫情

  早上,大海已经平静。有人约我去看日出,我没去成。因为醒来发现这边的太阳起床比我早很多。日出没看成,早上的鲍尔吉原野跑完环岛公路十公里,跳进大海洗身。他说一点不累,我相信。

  接下来是乘船出海拖网捕鱼,他问我:你不晕船吧。我说:应该不会。大海的船我没有坐过,但在江边长大,划过乌篷船,我想差不多吧。

  渔船在刺目的阳光下冲向大海深处,蓝色的波涛一晃一晃的拍打船壳,我们开始都有说有笑,后来大家不说话。沉默成了休止符,大海不听使唤。什么是宽阔的大海,我应该更加畏惧。头有些发晕,胃里想呕吐,但我一直没吐出来。我的脸色更难看,我在那里快住了二十年,水性已经丧失。

  看着一网收起的鱼虾和海蟹,我来了劲。我问渔民:这一网兜海鲜,够本了么。他说:禁鱼季,内海鱼少,只要出海就亏着。

  晚上我们在水桶擂码头的一座浮桥边用餐,吃的就是中午打捞上来的海鲜。皮皮虾、软壳蟹、花蟹等。我记得最好吃的当属紫菜丸子和羊栖菜烙饼。

  第二天的七夕节,洞头的当地民俗跟我们那儿不同。七夕,牛郎会织女,情人节。但在洞头却盛行成人礼,渔乡民俗,有人在自家门口摆上香案,香案上有寿面、红枣、鸡蛋、水果、红圆、寿龟(是用大米和糯米制成的食品),然后跪拜上天。

  我和他们一起围看。洞头像一个新人,万象更新属于它。“一切都很新。”有人告诉我的。

  这一天的黄昏,牛郎牵牛从那排石头房子的某个巷子出来,七仙女躲在后面。仪式结束后,在东岙村广场就开始了渔歌对唱……

  我坐在海鲜大排挡喝当地的一种凉粉,沁人心脾的清凉,此味人间少有,真是难忘。

  那天晚上,我在东岙村的渔村大排档喝酒。梭子蟹、红烧水鱼、清蒸虾蛄、生吃生蚝,这些美食对于一个北方人来说闻所未闻的好。

  此行,值得纪念,感谢一个人,她是施立松,能写一手好文章。.

关键词:

编辑: 张汉珠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

南坑街道 南宋乡 北石槽村 森工路街道 曹马小学
宁波石油大厦 郴州 胡家园街中八车村玉车里 迎新乡 美政花园
采渚 上柏村 北蒲州营村 栾家庄 中国商业银行石狮市支行
矿洞沟镇 洋泾街道 吉林省兆南市 五方乡 杜儿坪街道
克隆侠蜘蛛池 http://www.kelongchi.com/